2011台湾电竞联赛79
你當前位置: 首頁 > 美文悅讀 > 詳細內容
金色的麥子
來源:人民日報 作者:郭志剛2019-06-06 09:08:18
瀏覽字號:
0

  節氣到了小滿,麥尖逐漸泛黃,布谷鳥叫了又叫,農民們開始為麥收作好準備。

  俗話說,“早修農具早打算,莫等麥熟打轉轉”。農民們第一要準備的就是收麥的農具,像木揚锨、杈筢、木耙、大掃帚、鐮刀等是一樣都不能少的。儉省慣了的農民把上一年的農具從老屋里翻出來,左搗騰右搗騰,重新修理一番。實在不能用就到集市上去買新的,這個時候鄉村總是逢會,叫“小滿會”。會上,賣得最多的是琳瑯滿目的農具。農民把農具放到手里試了又試,挑得非常仔細,有時還比劃著拿個姿勢,看順手不順手。如果挑到稱心如意的農具,總是憨厚地笑笑,像戰士得到鋒利的武器,喜悅之情溢于言表。

  昨天還略微掛黃的麥子,一夜熱風,就熟透了。天還沒亮,農民們便握著早就磨得飛快的鐮刀下地了。麥田里人影綽綽,人們彎著腰,一個攆著一個地揮舞著鐮刀,誰也顧不上說話。當太陽在東方的地平線上露出晚起的紅臉,老人和孩子們提籃端罐地往田間地頭送來早飯時,麥地里一捆捆的麥個子已順著麥壟排成長長的隊伍了。

  割麥子是農活中比較累的活。當時父親在工廠上班,生產隊割麥子的任務就落在母親一人身上。母親很能干,我現在清晰地記得母親割麥時的身影。她的腰身朝一壟壟的麥穗深深地彎下去,一手攬過一把麥子、一手揮起磨得雪亮的鐮刀,掄圓胳膊,刷刷地劃著優美的弧線。割麥子也有快樂的時候,有時在麥田里會突然竄出一只野兔來,這邊有人攆,那邊有人堵,麥田里剎那間一片歡騰。偶爾還會在麥田里發現小桃樹或小杏樹,惹得小朋友們興高采烈,小心翼翼地挖出來,根上捂上一團泥土,移到自家的院子里。

  割完一地的麥子后,母親把麥子打成捆,然后裝車,拉向打麥場。如果說割麥是比較累的活,那拉麥子就是最累的活。剛割完麥的田地比較松軟,拉麥的架子車裝得又很高,所以拉起來很沉,要是過田壟和路口就更困難了。有時我幫著母親推一下,母親就說輕快了許多,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
  麥子進了場,生產隊先把麥秧子垛起來,然后一場一場地打。打場要先曬場,就是把垛起的麥秧子攤出來,讓太陽曬干,曬一會再翻一次。中午,開始碾場了。幾個強壯勞力趕著騾馬拉起的石磙一起上陣,只見他們左手牽著牲口的韁繩,右手舉一把長鞭,不時在空中甩幾下,發出叭叭的響聲,令圍觀的人羨慕不已。等到麥秸漸漸軋碎,麥粒完全從麥稈上脫落出來,就碾好了,然后起場。用木杈把麥秸杈去,再用耙子摟去那些長稈稈,把剩下的麥糠麥子,順風推成左右兩堆,就可以揚場了。揚場是個技術活,一般由農村的老把式執锨。爺爺就很在行,只見他滿滿地鏟上一锨,逆風斜向上拋去,風把麥糠吹得遠遠的,麥粒卻在上風頭沙沙地落下來,打在地上發出脆脆的響,那是讓農民心醉的音樂。一小會兒就揚出一大堆麥子。橢圓形的麥堆,金光閃閃的麥粒,黃中帶紅的顏色,看著就讓人高興。

  打場也有麻煩的時候,有時剛把麥稈鋪好,天有不測風云,又要下雨了,這個時候男女老少齊上陣,趕緊把鋪好的麥稈重新垛起來,用塑料布蓋好。上世紀六十年代的老電影里,反映農村題材的作品里不時就有這樣的鏡頭。

  生產隊打麥很慢,一場一場地打了將近一個月,終于將最后的麥子顆粒歸倉。于是,麥收進入了最后一道工序“垛垛”。人們將碾碎的麥秸堆成山一樣高的麥秸垛,慢慢喂生產隊的騾馬等大牲口。垛垛也是鄉村慶祝豐收的時候,生產隊要蒸白面饃、炸油條,讓村民們大吃一頓,到這時一年一度的麥收才完全謝幕,村民們不得不戀戀不舍地告別了讓他們興奮不已的打麥場。

  現在,麥收用上了聯合收割機,一個麥季僅用一個星期的時間就夠了。麥場已成為歷史,石磙、鐮刀等農具進入了博物館,但關于麥收的記憶,卻讓我們不能忘懷。

責任編輯:盧琳

返回首頁

點擊熱榜

熱門圖片

  • 客戶端
  • 官方微信
2011台湾电竞联赛79 通比牛牛游戏 单机斗地主 万人炸金花本地下载 360彩票计划彩票全天计划 电玩城龙机 八大胜 哈尔滨小姐上门服务价格 梦幻国际棋牌看牌抢庄 好运来28 日韩美女私房照